公告动态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公告动态

到底是谁招用了你? ——事实劳动关系认定之要素分析

2019-07-23 11:01:52      点击:

上海熊兆罡律师事务所——肖云华律师

 

笔者近期代理了一起因劳动者工地受伤而请求确认劳动关系的案例。该案劳动者前后两次仲裁和诉讼了不同的用人单位,结果均被驳回。作为被告公司的代理人,在两次代理中,我方均取得了胜诉。那么到底是谁招录了该劳动者,为何劳动者在两轮仲裁和诉讼中均以败诉告终呢?让我们看一下该案的诉讼历程。

案情回顾:

第一轮仲裁与诉讼(劳动者C与A公司)

C系外来务工人员,其自述2018年3月17日经老乡介绍进入浦东新区某工地从事木工工作,日工资为600元,在工作第40天,重物砸伤脚趾。该工地的总包方为上海某建设公司(简称A),A与上海某建筑劳务公司(简称B)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劳务分包合同》,B提供分包劳务内容为:混凝土、水暖电安装、焊接、模板、脚手架搭设、钢筋、油漆、抹灰、砌筑、木工作业。C受伤后自行就医,后因工伤理赔申请仲裁,要求确认与A存在劳动关系,仲裁中申请人C申请两位证人出庭作证,并提供了两位证人在住建委系统进行用工登记的资料(显示该两位证人的用人单位是B)。仲裁裁决支持了C的请求,确认C与A之间存在劳动关系。A不服向法院起诉,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A已将该工地相关劳务分包至B,C亦对该证据无异议,C自述的入职情况无法证明与A存在直接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其陈述的日常工作、管理、直接薪资发放情况所涉人员亦均涉B,C未能充分举证证明其与A存在劳动关系所必需的稳定的人身隶属关系,薪资亦非A发放,故对C主张与A存在劳动关系的主张不予采纳。判决后,A与C均未上诉。

第二轮仲裁与诉讼(劳动者C与B公司)

C与A公司一审后,未提起上诉。转而以同样的事实和理由申请仲裁要求确认与B存在劳动关系,但是仲裁过程中,C未申请证人出庭作证,仅提交证人在A仲裁案中的笔录,且相关证言均未提及B,B对此证据不予认可。 故仲裁裁决对C要求确认与B存在劳动关系的请求不予支持。C不服仲裁裁决,又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对该案非常重视,专门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两次开庭审理,最后判决驳回C的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确认劳动关系应从劳动者与用人单位是否具有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劳动者是否接受用人单位的管理以及工作安排、劳动者所提供的劳动是否是用人单位的业务组成部分以及用人单位是否支付劳动者相应劳动报酬等几方面综合判断。本案中,原告C主张与被告B存在劳动关系,并提供了B公司木工组某小组组长张某向案外人王某转账10,000元的银行交易明细以及两证人的证人证言等加以证明。对此本院认为,首先,原告C提供的银行转账明细中系争的10,000元并非B公司木工组长张某转账给原告C本人,原告C虽提供了证据证明王某与原告C系亲姐弟关系,但未进一步提供证据证明该10,000元与原告C本人有关,且系替被告B支付的工资。因此,原告C主张B向其支付工资缺乏依据,法院难以采信;其次,根据证人的陈述,在工地出现人员短缺的情况下,均是证人自行通过电话联系到原告C及其哥哥,并未告知过被告B公司工地有新进人员,且原告C进入工地并未经过被告B公司面试,被告B公司也没有为原告C办理与两位证人相同的用工登记,无法显示出被告B公司与原告C有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最后,原告C曾主张与案外人A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并就此提出劳动仲裁及诉讼,由此也可以反映即使原告C在本案系争工地从事木工工作,其当时并不知晓该工地系由被告B公司分包了部分劳务,其也无法与被告B形成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综上,原告C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被告B与原告C有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被告B对原告C进行管理或者安排工作任务以及被告B向原告C支付过劳动报酬等,原、被告双方之关系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劳动关系的基本特征。因此,原告C请求确认劳动关系及双倍工资差额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法律分析:

通过上述案例可以看出,法院在判决说理部分也是围绕《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中劳动关系成立的三个基本要素来综合判断的。该案中的劳动者前后以不同的用人单位作为对象提起仲裁和诉讼,那么到底哪个单位与其建立了劳动关系呢?到底是谁招用了劳动者呢?劳动者又是为何前后两次均未得到支持呢?让我们跟着审理思路围绕事实劳动关系成立的要素来做一下分析。

第一,先看争议双方的主体资格:案例中劳动者C是具有民事行为能力和民事权利能力的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未到法定退休年龄,符合建立劳动关系的主体资格。A建设公司和B劳务公司均是依法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A、B、C均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A与C、B与C均可以建立劳动关系。在该案审理中,原被告各方也均未对主体资格提出任何异议,因此,该要素不是本案的争议焦点。

第二,分析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是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是否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是否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这一特征也是双方是否具有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的体现。

首先分析A与C是否具备上述特征:A将该工地劳务分包给B,C进入工地未经过A招录,A未对C进行任何劳动管理,也未向C支付过任何劳动报酬,且C陈述的日常工作、管理、直接薪资发放情况所涉人员及其证人的劳动关系亦均涉B,C未能充分举证证明其与A存在劳动关系所必需的稳定的人身隶属关系,薪资亦非A发放,故无法证明A与C具有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故法院未支持C确认与A存在劳动关系的请求。

再看B与C是否具备上述特征。被告B没有对原告C进行面试和招聘,未对原告C进行劳动管理,也未向其支付劳动报酬。原告C的证人称是自行打电话叫原告C来工地,但是并未告知过被告B工地有新进人员,也未经过被告B面试,被告B也没有为原告C办理与两位证人相同的用工登记。也就是说被告B客观上不知道原告C是否在其工地,不存在与其建立劳动关系合意的可能。并且原告C在与B仲裁之前曾主张与案外人A存在劳动关系并就此提出劳动仲裁及诉讼,由此也可以反映即使原告C在本案系争工地从事木工工作,其当时并不知晓该工地系由被告B分包了部分劳务,其也无法与被告B形成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进一步分析原告C在与A仲裁和诉讼时提交的证据——两个证人在住建委系统进行用工登记的资料(显示该两证人的用人单位是B),那么也就是说原告C在明知两位证人是B员工的情况下,其仍明确要求与A进行仲裁和诉讼确认劳动关系,其本人意愿是与A公司建立劳动关系,同时更说明其不存在与B公司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且C亦未能举证B向其支付劳动报酬,对其进行管理。因此,C无法证明是B招用了他。因此法院也无法支持他的主张。

第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关于该要素,在本案中不是双方争议的焦点,因此原被告双方没有对此进行举证或抗辩。实际上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否属于用人单位业务组成部分也是非常关键的因素。如果劳动者的劳动不属于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那么用人单位客观上就没有必要聘请专职人员,从主观上也不可能自愿增加管理成本。

     案例启示:

     无论是劳动者还是用人单位,均应遵守法律规定,诚实守信,维护和谐劳动关系。作为用人单位,应当主动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完善招录流程,重视入职管理,规范劳动纪律,做好劳动保护和安全防范。对于劳动者,应该主动与用人单位沟通,配合办理用工登记,及时提醒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平时注意保留工作记录、薪资支付等相关证据。一旦出现纠纷,合法合理主张权利,以免激化矛盾,影响了合法权益的实现。